个人在发展过程中的作用, 第二部分

探索“平衡发展”模式的框架

 

作者: 华蓝星Ramses Rashidi               翻译: 吴倩影

© 2008平衡发展研究中心(www.cbdus.org)

 

在上一篇文章中, 我们谈到了在不同的政治体系中“从众者”角色对个人和社会的意义。在本篇文章中, 我们将进一步看看个人在发展过程中扮演的不同角色以及这如何对整体产生影响。

 

“僧侣”

过去, 僧侣是住在寺庙里,穿着长袍,吃素食, 收取施舍。不过,现代的“僧侣”却不同,他们可能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住在公寓里,吃着汉堡,接受政府的福利。 但有一件事没有变。现代的“僧侣”和住在寺庙里的僧人一样远离社会。 事实上, 现代非人的,快速和躁乱的生活方式在把越来越多的人推向“僧侣”的角色,寻求平和。 与传统的僧侣寻求更高的目标和精神的救赎不同, 现代的“僧侣”只是为了逃避分离的痛苦和遗忘压力重重的生活方式中的困难。 有一些人选择沉溺于酒精和毒品以逃避他们的绝望。 而另一些人伴随着理想破灭和失去希望, 最终流落街头。

 

与成为社会疾病相对应的, 也有另一些很难被识别的“僧侣”。他们可能穿着商务套装, 开着漂亮的车, 住在上等社区。 但他们对社会的态度非常被动甚至消极。 他们过着一种远离社会的内向的生活方式, 在电脑或电视前度过他们大部分的时间。 这种僧人, 通常认为他们没必要为复杂的社会和经济问题烦恼。 这些人很有可能不信任任何人并且相信所有人都是骗子,没有人说的话是真的。 他们通常不属于任何社会或政治团体,同样也远离任何宗教组织。 当然, “僧人”的角色也有很多不同的种类。 然而, 在他们中有一件事是共同的, 就是他们静静地坐在一边, 看着事情发生而无动于衷。

 

嬉皮运动

战争通常是“僧侣”态度变得流行的时候。 60年代开始于美国后来漫延到全球的嬉皮运动就是绝望的年轻人在看到越南战争后采取“僧侣”生活方式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嬉皮士拒绝战争和推动战争的政治机器。 他们创造了一个反文化运动,远离主流社会, 生活在一个由色彩斑斓的服饰, 素食和与自然和谐交流的世界。 他们沉浸于毒品,吵闹的音乐和随意的恋爱中,绝望地企图逃避这一时期冷酷的现实而获得更高的意识和绝对的自由。 这个运动至今还存留有一些人在世界的不同地方。

 

生活在过去的门诺人

谈到远离主流社会, 美国东部的门诺人的生活方式似乎自从他们在18世纪从欧洲移民到宾夕法尼亚后未曾有过多大改变。 他们居住的社区没有诸如电, 电话或汽车等现代设备。 他们在社团内相互通婚,生许多孩子。 门诺人的简单的生活方式是来源于对圣经中不要“向世俗妥协”或避免“世俗的事物”的诠释。 尽管保持谦卑和奉行纯洁的生活是门诺人的独特的美德之一, 但和其他属于“僧侣”类的人一样,在他们试图避免现代物质的消极影响的过程中与社会的其他部分产生了隔绝。

 

 

丛林里的原始部落和生活

在我们星球的遥远的区域,在亚马逊的茂密的丛林里和非洲和亚洲的平原上, 有一些部落和游牧民族自从有历史记载以来就住在那里。这里,很有趣的是可以看到这些部落在许多个世纪以来并没有经历很大的改变和发展。 许多这些部落对过去几个世纪里由新的发明和发现带来的复杂的生活方式一无所知。 他们中许多人从未看见过飞机, 汽车甚至照相机。 他们的态度与典型的“僧侣”是有区别的, 他们并没有特意脱离社会,只是按照他们祖祖辈辈的生活方式生活并且感到满足和舒适。 近期, 有些政府试图通过建立学校和健康机构让这些部落融入社会。有时候, 他们被放在保留区, 期望将他们同化入现代发展。 但由于我们没有理解和尊重他们的文化因此他们仍然和社会脱离。 对富饶的自然资源的剥削和对他们居住地森林的大肆砍伐进一步令这些少数民族与主流社会疏远,因为他们将现代人看作企图摧毁他们生活方式的敌人。

 

宗教僧侣和教士

最后,我们的注意力回到宗教的僧侣或教士, 传统上他们献身于虔诚的生活, 他们的目标是激励我们关注万事万物的灵性本质和获得个人救赎的方式。 随着现代社会的巨大发展, 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发生了变化。 现在,随着富有的追随者的捐赠源源不断地进来, 精神领袖可以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 宏伟的殿堂被建造起来,让信众举行盛大的典礼并营造出超凡的感觉。过去对世俗的事务采取被动的立场的宗教领袖, 现在甚至可以有政治观点和激进主义者的态度。大众化,世俗化甚至成为争议的焦点都吸引了很多人加入教会。 但从很大程度来说,宗教僧侣或者教士而且常常的这些教众都与社会的其他部分疏远,特别是其他的教会和组织。

 

“僧侣”角色对社会和发展的影响

今天, 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僧侣”这样的人。 对社会混乱的被动反应, 失去的机会和非人的物质生活导致了“僧侣”态度的人以不同的密度出现在我们中间。 这在关系的建立, 个人的培养和走向平衡发展的道路方面产生了不稳定的状况。 它也会由于我们对我们共同命运的忽视而导致停滞和浪费。

 

通常,我们大多数人都忙得没时间注意“僧侣”。 有时候, 我们可能表现出冷漠和无动于衷而落入“僧侣”性格的圈套。 我们可能会容忍“僧侣”的反社会行为只要他们不诉诸暴力。 作为一种同情的表示或宗教信仰, 我们甚至可能决定以某种方式帮助“僧侣”。 无论我们的反应是什么, 在目前的社会经济发展的崎岖道路上, “僧侣”将继续存在下去并且在世界上的数量会越来越多。

 

从平衡发展的角度,有必要提醒我们自己人类社会如同一个人的身体, 其中的细胞都是相互关联的。无论在哪里脱离了关联,那里都会有痛苦, 并且整个身体都会感受到。 因此, 在解决分离和隔绝的过程中, 必须意识到整个星球的福祉有赖于每个成员以无条件奉献和牺牲的精神和谐协作。 只有那样, 我们才能体验到平衡生活的意义和欢乐。

 

Ramses Rashidiramses@cbdus.org 是“平衡发展研究中心”的创建人和总监,“平衡发展研究中心”是致力于为促进全球的社会,个人,生态和经济发展创造资源和提供服务的非盈利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