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在发展过程中的角色, 第一部分

探索“平衡发展”模式的框架

 

作者: 华蓝星Ramses Rashidi                    翻译: 吴倩影

 

©2008平衡发展研究中心(www.cbdus.org)

 

到目前为止, 我们已经探讨了平衡发展的一些特征,工业的作用和我们该如何合理利用我们的自然资源。 在本篇文章中, 我们将看一看个人在各种制度的发展过程中通常扮演的角色以及这种角色如何对整体产生影响。

 

变化的介质

人类是变化产生的介质。 人类被赋予了创造界独一无二的灵性,拥有观察和揭示自然奥秘的能力。 尽管我们是有限的并且我们无法进行绝对思维,但我们可以以无限的方式发现,创造和改变我们的环境。 然而,我们所找到的解决方式都受限于我们的时代,直到新的解决方法被发现。 作为科学家, 发明家和理念家, 我们总是吸取我们过去的经验教训来推导新的理论以求改善我们的状况。 很明显, 个人是改变和发展的核心。 今天, 是个人在承担执行和产生成果的压力的负担;是个人在享受承受风险取得成功的成果;是个人的创新和想法导致了现代的技术进步。 事实上, 个人的角色正变得日益困难,因为我们只关注于我们的事务以便在这个高度竞争性的全球经济中生存。 我们花越来越多的时间为生活奔忙,很少有时间准备食物,锻炼身体,休息,研究我们专业以外的事务,与家人在一起或进行社交活动。

 

且让我们将个人作为社会人的角色放在显微镜下看一看。 随着我们创造的科技的发展, 我们作为社会整体的运作正面临巨大挑战。 无论你从那一方面看, 发展的混乱趋势都是一样的。 个人生存和保障未来的压力如同一个人人必须掌握的游戏,与此同时你还要胜过别人。 在其中,作出“正确而聪明”的选择变得至关重要。 一个错误的抉择或者没能认清形势都可能意味着财务困境和失去青睐。 生活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中给家庭, 孩子,朋友,社会,国家和国际关系都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纵览全球, 当我们被物质价值包围时, 人际关系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危机。 有时我们似乎并不理解在社会化背景下的生命的意义。 人们大力宣扬个人自由,而“社会责任”却很少被提及。 很明显,我们都在社会中扮演角色,但我们甚至没有弄清楚我们的角色。 通常, 我们会采用能够帮助我们“应付需要”的角色。 在此, 我们就看一看人们普遍采用的一些适应他们在经济发展中的需要的角色。

 

从众者

这可能是现代经济和政治系统里最普遍的角色。 基本来说, 从众者试图抓住任何融入系统的机会。 可以说各个地方在这点上没什么不同。 事实上, 我们目前的教育系统就是生产这样的从众者的机器。 所有的孩子在12年中学习完全相同的5-6门课程, 然后让他们在进入大学时做一个选择。 资本主义制度中的从众者作为个人可以有选择。 但发现个人的天赋的选择似乎在“博上位”的竞争中迷失了。 “丛林法则”的气氛和飞速的节奏并没有给我们充分的发现真我的时间。 生命就是一系列飞速的运动, 上学, 玩乐, 休息,为了赚钱而工作。 成功是以你赚多少钱来衡量的。 我们把家庭生活和社会关系作为“隐私”保护得很好, 让自己终日忙碌以忘记分离和破裂的痛苦。 这幅景象肯定在社会平衡被打破时会对发展过程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社会主义制度中的从众者

在这儿, 关于从众有不成文的规定,从这一点上说, 个人经历的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那就是, 要么随大流,要么承担不从众的后果。 有时候, 一种强行的平等措施被用来保护“人民”的福利,对抗剥削者。 今天,没有几个国家还在实行绝对社会主义。 苏联,是在20年代首先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 90年代初终于发生了改变。 中国, 经过30年纯社会主义的实践, 80年代开始走上了一条演变的道路。 不过,仍有国家试图实行极端社会主义道路。 古巴和朝鲜是我们想到的最明显的例子。 在这里的从众者, 从最好的方面来说, 会服务于他们的有领袖气质的领导人,宣扬由“伟大”领袖提出的国家“意识形态”。 在这儿, 几乎没有人有机会发现他们自己的潜能或者成长, 导致的结果就是经济停滞和失衡。

 

在政教合一系统里的从众者

在这样的系统里, 教士对管理物质和人力资源束手无策。 他们通常更善于说教,而不是遵从灵性的法则。 通常, 在取得权力后,教士就会想法除掉那些他们认为对他们统治构成威胁的人,并且消灭任何被看作反对国教的人。 从众成为生活的一种方式。 在这样的独裁统治中, 教士将他们的宗教诠释强加为法律并以此控制教众。 这里, 从众者处于困惑之中。

统治者和教士的标准和政策与他们的宗教信仰是否一致还是只是为了服务他们的私人目的?理性在发展过程中起到作用了吗还是只是简单的盲从?在这一模式中, 对其他的宗教和团体没有丝毫的容忍和尊重。 同时, 从众者任由国家领导人处置。 个人和社会的权利被剥夺,个人的潜能也因此失去。 经济的发展最终只服务了少数人的口袋。

 

对从众者角色的忧虑

不同的政治和经济系统都有他们自身特有的推动力。 所有这些系统中的从众者本质上都是在以可能的方式融入这一模式。 尽管在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 但这确实是一个全球性现象。 (请注意, 我们并不是说从众是不好的。 本文的主旨是探讨我们的角色以便增强我们的理解并看到不同的可能性。)我们如此关注于发展过程的形式和性质本身,而忽略了社会和个人潜能的因素。 在本质上, 服务于发展的项目是个人存在的核心。从众者在跟从系统内的主流趋势的过程中失去了发现他自己的潜能的能力, 并且无法意识到一个人们相互协作的和谐社会的裨益。

 

在下一篇文章中, 我们将继续探讨发展过程中个人的角色和它在创造平衡发展模式的重要性。

 

Ramses Rashidiramses@cbdus.org 是“平衡发展研究中心”的创建人和总监,“平衡发展研究中心”是致力于为促进全球的社会,个人,生态和经济发展创造资源和提供服务的非盈利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