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经济和工业革命

探索“平衡发展”模式的框架

 

作者:Ramses Rashidi 华蓝星       翻译:吴倩影 

©平衡发展研究中心 Center for Balanced Development ( www.cbdus.org )

 

 

农业经济的新面貌

 

尽管传统的耕种与养殖业的方式在世界的很多地方仍然被广泛采用, 但大多数古代文明的农业经济已经发生了变化。 历史书上的传统的农业社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农业已经和现代工业装配线一样,由集团高管指挥,用复杂的机器进行规模化的集约生产。

 

为了最大化产量和利润,农场主们采用了化学品,含有添加剂的人工饲料,抗生素,荷尔蒙,转基因物质以及其他一些值得公众注意的有问题的方法来保证农场的作物和动物不受害虫和未知的疾病的侵害。

 

近些年来,我们开始注意到我们所吃的东西也许和我们的身体状况有关联。我们的健康是否会受到这些已成为我们的饮食的一部分的化学物质和防腐剂的影响? 我们的食物来源是否与健康问题,不稳定的情绪和冲突的上升有关? 农业地区充满杀虫剂的空气是否是造成附近居民的糟糕的健康和精神状况的帮凶?

 

对这些和许多其他问题的答案可以引导我们走一条探索今天的农业发展方式的平衡与适度的道路。小型的有机农场的方式似乎对农场主和消费者的福祉更为有利。 这种方式能够帮助我们对种植和利用农业产品的方式的重要性有更深的理解, 同时也使我们更加感激农民对社会作出的贡献。

 

 

工业革命和进化

 

工业革命的出现和它的影响是深远的。 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中,人类的生活经历了有记载的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巨变。 我们在利用自然资源来改善我们的生活条件方面的能力有了巨大的进步。 现在我们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方式进行全球的通讯和旅行。 我们甚至有能力前往别的星球,在那里设立空间站。 我们可以发明出仅仅几年前还完全不可能的技术。  很明显,在本文的篇幅里列举现代文明在各个方面已经达到的成就是不可能的。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我们已经具备了创造我们所想象的东西的能力。 换句话说,人类已经到达了这样的一个成熟点, 即横亘在我们与我们所要追求的目标之间的唯一障碍就只是我们的想象力及我们有多相信自己。 不论我们是追求世界的团结还是仅仅忙于另一样令生活更加舒适的发明,我们都意识到我们能够不折不扣地实现自己的梦想。 当我们研究当代社会那些伟大的有远见卓识的人,哲学家,科学家和企业家的一生时,我们发现他们都曾经预见了我们今天所享有的伟大的发明创造。

 

一方面,我们看到工业时代的最初的发展过程是好的。从1844523日摩尔斯的第一封电报,到电话,火车,汽车,飞机,电视乃至电脑的发明,都展示了不可思议的想象力以及人将所想象的东西创造出来的能力。 同时每一项重要的发明和重大的发展阶段刚刚开始时引起的那种兴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第一次坐在一辆T型的福特轿车里, 感受在柏油马路上行驶的舒适,第一次乘飞机,电视刚刚发明时所播放的节目,第一台电脑带来的惊叹,我们如同糖果店里的小孩,各种新鲜的科技和玩意都令我们着迷。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一个无止尽的发展而丝毫不考虑适度与平衡的过程。 企业家们,受到各种“项目”的激励,通常对他们的工作对自然资源,环境,人类的身体健康甚至人际关系的影响毫无意识。 目前的发展趋势逐步令已然混乱的生活方式和受到污染的环境的变本加厉,这是不可否认的。 我们是否应该沿着目前这条追求财富的道路走下去直到灾难性的后果来临? 如果我们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发展我们是否知道将走向何方? 与世界上的其他工业与地区相比,许多广受关注的工业和富有的国家的发展模式是否太不相称? 如果人体上的某个细胞或者器官长到与身体的其他部分不相称是什么现象?它们是否被称为癌细胞,如果不加以治疗将招致这个病人的死亡?

 

工业时代及其发展趋势的主要特征是个人奋斗的精神以及某人致力于发明一项产品或服务使其被大众广为接受从而获得巨大成功。1920世纪伟大的工业家从乞丐到富翁的故事读上去很有意思也颇具启发。 然而,人类与“机器”的恋爱故事以及他在将平衡融合到发展过程中表现出的无能已经使环境和生活质量付出了巨大代价,不断绷紧从家庭到全球层面的人际关系。 作为地球和不断演进的人类文明的托管者, 我们须对后代负责,保护自然环境, 同时,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有责任发展和移交一个建立在团结,和谐和和平基础上的社会基础和结构。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将探讨“信息时代”以及即将到来的“灵性时代”的特征。

 

Ramses Rashidi 华蓝星(ramses@cbdus.org 是“平衡发展研究中心”的创建人和总监,“平衡发展研究中心”是致力于为促进全球的社会,个人,生态和经济发展创造资源和提供服务的非政府组织。